一世长安劫

月弧选手,电脑打字,手机没戏,擅长甜饼,ooc正常

© 一世长安劫
Powered by LOFTER

我疯了蛤蛤蛤... 还是没赶上,来一段短打先。
————————————————————
(序)
宇智波的家宴。
一个个吃了饭的在干事情,另外一些老祖宗则在深情对望。 而泉奈表示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反正扉间盯他他就盯回去。
不要问我他们之中为什么中间那四个皮成那样,换了位置,他们自动站的。
更不要问为什么阿修罗的珠子为什么少了,少了的一定在因陀罗盘子里【有可能已经吃下去了】
(正)
         “啊哈哈,所以为什么我们都在这里。”
众火影被请到这来后不久,柱间终于憋不住了。
         “因为你们已经是宇智波家的人啦!”泉奈欢快的语气中透露出一丝杀意。
让你抢我哥。
         “诶——”“大哥,别听他的,他只是在语言表达上给你插刀的,等会可能还要在行动上去表达自己的不满。”“扉间你这么懂,怎么不像烟花一样窜天上炸开呢,或者说你想被我插刀?”泉奈有点危险地眯了眯眼睛,他就知道这货会帮自己大哥。“抱歉我不想,不过我觉得泉奈你晚上欠收拾了。”
         “......”
         "......"
         "行行。"泉奈举了举双手,“我投降。”
         不然迟早被干死在床上。
         鸣人左顾右盼:“红包呢?红包在哪?”
         佐助有点嫌弃地指了指桌上的红包子,鸣人立马会意:“原来你们宇智波这么穷的吗我说!”
         “吊车尾的你是不是找打?!”佐助抬手给了他一个爆栗,“这等于有奖竞猜,有点像彩票。”“哦哦哦,佐助你别下手这么狠啊我说。”鸣人揉揉被敲痛的脑袋,说。佐助别过了脸,对宇智波鼬说:“尼桑,吃包子吧。”
         鼬看了一眼包子,又看了看自家弟弟,终究还是妥协了:“好,止水你也来吃吧。”
       “欺人太甚,你老公我还比不上你哥。”鸣人悲愤地拿了几个包子吃。
宇智波带土看了看自家人的徒弟,不禁失笑,他摇了摇头,一睁眼就看见了那个人正朝他笑——可能是笑吧,他的嘴角上扬,但是嘴唇却紧抿着,可是依旧有油光水滑的效果,旁边还带了点秋刀鱼的调料碎渣,眼皮微微下垂,银白色的睫毛时不时扇动一下,来撩拨他的心弦。
“带土,带土?”卡卡西一抬头就看见某个人正盯着自己虎视眈眈,还以为自己脸上有东西,但是那家伙的脸上才有东西吧?嘴边沾着点儿红豆糕的碎渣,嘴唇微启,仔细看看他的眼睛,却发现装的是自己。
卡卡西脸有点红,所以他决定拿发射礼花的彩筒挡住自己的脸。而那边那人也立马会了意,拿起彩筒捣鼓起来。
笨蛋。
        中年组秀得正欢,而青年组还在无休止地吵架中。
         “可能吗?”佐助瞟了他一眼,“可能比得过尼桑吗?”“我...”鸣人吃瘪。
        而止水正在旁若无人地往他碗里夹包子,自己只夹了一个:“小鼬,要多吃点,你看你最近,又瘦了。”“嗯?哦。”宇智波鼬不好意思地挠挠脸,“止水,你也是,多吃几个。”“嗯?小鼬,以我晚上的那种干劲,你还怕我长得不壮?看来今晚又要实践一下了。”他低低的笑了一下。“不是的,我...”“好了好了,我逗你的快吃吧。”
        “就是就是,你看看斑哥,上战场多么霸气,再看看扉间,rua!”泉奈接过了话头。“泉奈你可能真的是欠收拾了。”“好好好,我闭嘴。”泉奈微笑着说,“反正逃得了初一逃不过十五,我就B你怎么地?背,锅,侠?”“......”扉间自知自己嘴上功夫赢不了他,只能靠体♂术这种东西,只能悻悻地闭了嘴。
是啊,反正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
我们再来看看,老年人,哦不,老祖宗们。
“斑斑好可爱啊,还穿了和我同款的衣服。”“咦,尼桑和我好像也是耶。”“哈哈哈,很好啊!”“这倒也对,到大街上穿着情侣装什么的,你说怎么样,尼桑?”
而他的尼桑因为脸过于发烫,搓了搓自己的脸:“随你吧,阿修罗。”
“尼桑最好了!”
而这边的中年组和少年组已经排列整齐,只等零点前一分钟的到来。
“三,二,一。”
“除夕快乐!”

评论
热度 ( 47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