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长安劫

在ooc的海洋里飘荡。

© 一世长安劫
Powered by LOFTER

【带卡】You Love

·天使与恶魔AU
·假定是最近认识的一对,双箭头,带土想增加卡卡西对他的好感
·借 @逍遥酒醉怪蜀黍 想写的梗
然后,甜饼,食用愉快

        宇智波带土一直搞不懂旗木卡卡西最爱的东西。
        假设是咸食,那么带土绝对会嫉妒死那些食物。
        本来吧,带土可谓是两者都吃,只要好吃就行。可自从知道这位大天使吃咸食他就再也没有碰过那玩意。
        嫉妒,嫉妒死了。
        烤得焦黄的鱼被雪白的牙齿切割,露出了白色的内部,咀嚼的时候唇边有秋刀鱼上的调料粉,食物在他口腔里晃悠了一圈,便被吞下了肚。
        怎么看都觉得那条鱼幸运啊!
        在死前能一睹卡卡西真容不说,还能去扫荡天使的口腔,这等待遇简直做恶魔也无憾啊!
        以后还是别吃了,他恹恹地想,全烧焦多好。
        但如果是他手里经常捧着的小黄书,带土会毫不犹豫地把那本书烧成灰。
        开玩笑呢,天天被那个辣鸡捧在手心里。骨节分明的手托着那本刊物,手指在书上轻轻抚摸着,时不时地翻动一页;眼神格外的迷离性感,嘴唇微启,脸颊上还浮着两朵罕见的红晕。
        oh,no。
        如果是那八只狗,那也很好办,狗肉火锅挺好的,热狗也不错。
        那几只狗被天使不知用手抚摸了多少次,撸过多少次毛。还有卡卡西亲自喂食,心情不好也是卡卡西来照顾伺候。
        人不如狗啊不如狗。
        哦,反正就是烧啦。
        毕竟自己这么的遭人厌弃,那还是再讨厌一次也没关系了吧。
        于是宇智波带土去找卡卡西了。
        也不算找,是直接拉走。当时人就在一家茶水店里,周围一堆朋友在那谈天说地,带土顶着个苦大仇深的脸推门而入,拉起卡卡西就走。
        众人:目瞪口呆.jpg
        卡卡西被拖着走,心里默默地哀叹。
        谁知道这宇智波在想什么。
        把人拉到昏暗的死胡同里,宇智波带土就忽然放了手,他阴着一张脸,捏着人下巴,说道:“卡卡西,看着我。”
        卡卡西被迫抬起下巴,注视着宇智波带土的眼睛。自己眼里的风平浪静似乎蕴含着什么情绪,但依旧沉淀在眼底。
        “我要烧掉你最喜欢的东西。”宇智波带土恶狠狠地说道。
        卡卡西一头雾水。看吧,他果然不理解宇智波的脑回路。
        他开始挣扎,双手努力想推开这只恶魔,奈何力气没人大:“宇智波带土你发什么疯?”
        带土咧了咧嘴,说:“恶魔界条规,一年进行一次令人伤心的任务。”
        “所以你就拿我练刀?你找谁不行?”
        带土没兴趣与卡卡西纠缠下去,他打了个响指。
        “嘭”地一声,宇智波带土烧了起来。
        土:。。。
        事实总是如此的喜剧性。
       他低头问卡卡西:“真的吗?”
        卡:。。。
        喂!你捂脸干嘛!我的衣服又没烧起来!
        “....嗯。”过了一会,卡卡西才拿开捂脸的手回答道,脸上的红晕还没有完全退掉。
       “啊..谢..谢谢...”带土抱住了卡卡西,磕磕巴巴地回答道。
       好吧,原来他还是有人喜欢的。
————————————————————
迟到了,昨天晚上催稿忘了交甜饼了

评论 ( 22 )
热度 ( 73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