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弧选手,电脑打字,手机没戏,擅长甜饼,ooc正常,欢迎催更。

圈名世佐,欢迎到群里找我玩——
群号:295394129

【带卡】变数

      · 超级短小

      · 一点玻璃渣


       要是我以为不止是我以为就好了。

       要是事情能按预期发展就好了。

       我不止一次地这么想过。


............


       忍者学校毕业那年,我以为我会和温柔的琳换在一起,或者是能温柔教导我,不会因为我是吊车尾就放弃我的老师。

       结果我和那个高傲又臭屁的小天才分在了一起。

       即使我两个猜测都实现了。

       卡卡西生日那天,我以为我们这个小队能活着回木叶,把那个未完成的贺礼再修整一下送给卡卡西,或者琳和卡卡西能够不受一丝伤害地回到木叶。

       只实现了一半。

       三人组小队真的回了木叶,我也将我那只紧急时刻完成的“贺礼”送了出去,我也回到了木叶。

       只不过再也不是以“中忍”的身份回去了。


............


       在四战时,我将卡卡西拖进了我的神威空间,我觉得他会锤我胸口,就像某个很著名的视频一样。

       开玩笑的。

       也许他只是伏在我身上,静默不语,像一只濒临死亡的鱼一般。而我会用一只手轻拍他的脊背,以一个旧友的身份。

       结果他的确锤了我的胸口,也伏在了我的身上。

       只不过这一锤太狠了。他的手在我胸口微微抖动着,扯着我整个胸腔都在痛。可能是因为恐惧而脱力吧,他轻轻地伏在我的肩头喘息着。

       而之后在他对抗辉夜将要丧命时,我以为我会脑袋空空,就楞在那,或者使个什么忍术出来挡住攻击。

       而真实情况是我用身体挡住了那一击。


............


       我以为忍战结束后如果我活着我会被木叶众人凌迟,或者在忍战狼狈死去转世投胎。

       却没想到我会以一个战犯的身份,当了卡卡西一人眼中的英雄,即使他人都觉得这是一个战犯应该做的。

       我死时化成了灰,真狼狈啊。但我不后悔。

       当六道过来问我你怎么还不去投胎时,我笑了笑,没有言语。


............


       我以为我是喜欢琳的,我以为我是直男。

       所以我的月之眼计划是因为琳而实行的。

       我以为我对卡卡西的感情只是稍微有点敬佩的友谊,或者是仇恨。

       我在夜半时分从神威空间钻出来为他盖好被子,在他发烧时强行把药物喂进他的嘴里,在他受伤晕过去时将他放在医院的门口,是因为不甘他不是死在我手里,或是因为多年同窗情谊。

       在他拿我和鸣人做比较时的酸涩,是同窗情谊因为一个小孩翻了的不满。

       但世界用血的事实戳穿了我的谎言,告诉我——

       我爱他。

       所以我在这等待。

       你问我为什么要对他说说不要来太早?

       这的确十分麻烦,可能他会活到一百岁,我要等七十年。

       但这就当做我在我这卑劣的一生里对他的巨大伤害所带来的惩罚吧,而且也许我会变心也说不定。


............


       要是我以为的不止是我以为就好了。

       要是事情发展能按我以为的来就好了。

       但是上天偏偏要与我开玩笑,给了我一个巨大的变数。

       而我也终究逃不过这个变数。

———————————————————————————————

为什么我不是画手,明明几张图就能搞定的事,我还写这么短【暴风哭泣】

想写连载【不我不想】

评论(5)
热度(19)

© 一世长安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