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弧选手,电脑打字,手机没戏,擅长甜饼,ooc正常,欢迎催更。

圈名世佐,欢迎到群里找我玩——
群号:295394129

【带卡】举报!隔壁老总是狐狸!(1)

(序)

“May I invite you to dance with me?”黑发男人优雅地向银发男人伸出手,勾起的嘴角带着一丝不容拒绝的意味。

银发男人正躺在沙发上闭着眼睛休息,听到这富有磁性的沙哑嗓音后睁开了眼,酒店的昏暗光线让人看不清他的神情,良久后,男人吐出一串语句:“Of course.”

(1)

带土在参加假面舞会。

其实在他接到邀请函的时候,他十分想把信撕掉的。

“我可去你的可带伴侣同行!这是七夕过完还不够伤我心还得来波秀恩爱?!不去!”

斑点燃一支烟,吸了一口,又缓缓吐出,烟雾缭绕中看不清他的神情:“你不去也得去,对手公司遣人送过来的,这是命啊。”

“咳...咳..!别抽了,难闻死了,没听说过吸烟杀精是吧。”带土捂住鼻子,用手扇着烟雾,冲斑皱皱眉,“本来就精少,还因为种族喜欢纵欲过度,这样下去不行啊。”

斑忍了忍想把烟灰缸砸向这个混小子的冲动,掐灭了手中的烟:“那你在那个舞会可要受苦了,举办地点是酒吧,没烟味是不可能的,哦,还有你最讨厌的灌酒大会,以及震耳欲聋的音乐,当然,少不了跳舞。”

“......”带土吞了口口水,回到房间思考怎样才能减少麻烦。

......

带土拿着新鲜出炉的面具,得意洋洋地在宇智波斑面前晃悠:“蛤蛤蛤蛤看谁还敢过来!”

斑看着那奇怪的圈圈面具,无语凝噎。

傍晚,带土穿着一身整洁的西装,打开他的盒子,英俊潇洒地拿起面具往脸上一扣,蹦蹦跳跳地出门了。一路上,人们看向他的眼神就宛如看智障一般。

他走进了酒店,如想象一般,人群熙熙攘攘的,空气很不流畅,尤其是充斥在空气中的烟酒味...带土有点厌恶地拉了拉嘴角,又拿出信函来读了一遍。

{请找到一位银发男人,并邀他共舞,我们会感激不尽。}

带土环视周围,试图找出一个银色脑袋,但虹光灯闪得他眼睛发疼,他只好先找个位置坐下来再好好观察。但人流差点把他挤扁,他也只好贴着墙走路。

他幸运地发现了空沙发,正想挤过去,但眼神又扫到一旁的人,愣住了。

这件事情告诉我们,什么叫做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他看见了那个银毛了,那男人正仰头坐在沙发上休息。艰难地挤到了男人的面前,按照脑内计划好的来干。

他把面具稍微往上推了推,露出嘴唇,优雅地伸出手,问道:“May I invite you to dance with me?”

蛤蛤蛤蛤不敢了吧!想不到吧!

但宇智波带土失策了。

银发男人睁开眼睛,说了一声“Of course”,并友好地把手搭了上去。

我¥#&%@……

带土震惊地看着手里握着的白暂而又修长的手。

不不不大兄弟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想让你拒绝的。

他怀疑自己是不是不应该把面具推上去。

无奈,他也只好把人拉起来。此时正在播放《华尔兹》,带土牵引着人的手与自己的十指交叉,艰难地跳着舞步,在舞池旋转着。

哦,法克。

要是对方毫无感觉还好,可他总感觉有炽热的目光在盯着他,仿佛要活剥了他一样,他几乎不敢用正眼瞧这位人士。

而且这位人士跳舞不怎么熟练,现在他已经被踩脚两次,捏手三次了。并且这股令人厌恶的气味,带土想,这味道不是烟酒味,但就是很讨厌。

舞毕,带土连忙放开了人,并对银发男人鞠了一躬。这时带土终于看清楚了人的神色,对方下垂的眼角里带着猫一般的慵懒,但对方的带着亮片的黑色假面使他莫名色气了起来。

等等,这...

带土微微皱眉,努力地从记忆中搜索有这种体貌特征的种族。

面貌上无害啊,但他的腿一直在抖...

直觉告诉宇智波带土,此人有诈,再待下去他迟早没命。

他微笑着告别这位气♂场♂非♂凡的银发男士,然后迈动自己颤抖的腿朝门外走去。

“那个,宇智波先生?”男人又拉住了带土。带土僵硬地转头:“还有什么事情,女士?”

“哦呀,”那人笑了,“我不是女的哦,给,我的名片,我觉得宇智波先生会需要的。”

冷静,宇智波带土你要冷静,你不会被别人迷得七荤八素,你是个与别人不同的兔子仙,不会因为一个笑容就屈服在天敌的手上!

“嗯..”带土接过名片看了一眼后僵住了,手上的名片掉落在地上。

生活如此戏剧性,让我静静。

“嗯?宇智波先生还好吗?”旗木卡卡西贴心地询问他。

“好..挺好的...”带土看着卡卡西那张笑靥如花的狐狸脸,双腿一软,差点跪下来。

(2)

论带土和卡卡西两个不同种族到底怎么扯一块去的,带土提都不想提。

他当时是隐居凡间的神仙,正值发情期,总想抓个什么发泄一下欲望。当他试图出门来使欲望消减一点时,卡卡西正好在散步。白暂的大腿在他眼前晃来晃去。

结果可想而知。当天下午他们就上了三界新闻头条。

仙界——喜报:兔仙与狐妖喜结连理!

人间——震惊!狐狸竟被兔子骑!这究竟是生物学的沦陷还是道德的沦丧...

妖界——堂堂一代君王竟被一只兔子给骑了整整一天!真相居然是...

附加一大堆狐狸和兔子的恩怨情仇。

这也怪不得宇智波带土会跑了。

我们转回正片。

“宇智波先生,您打算怎么样?”在酒店的包间里,卡卡西笑吟吟地说道。

“......”麻烦您老先把踩着我生殖器官的脚先移开好吗?

带土虽心里怎么想着,但表面上还是不敢对这位大爷有怨言,只好问道:“那你想怎样,让我给你澄清还是给你日一顿?”

“这个嘛,暂时没想好...果然还是这样舒服,人身真麻烦。”卡卡西移开腿后转身变成了半妖身。他懒懒地坐在沙发上,五条尾巴肆意地在空中飘动,袍子下面罩了条亵裤,再往下看...带土不禁想回味那天卡卡西大腿的触感,但是发情期后什么都不记得了,对此带土有些小惋惜。

突然的一声响指使带土回过神来,卡卡西一脸狡黠地看着他。

他眼皮一跳,觉得大事不妙。但是那抹白色已经闪到了他面前。

“当我男友。”

“什..等等不应该是去澄清吗为什么要去当你男友?”带土一头雾水。

“你这样做只会越描越黑,”卡卡西翻了个白眼,“解释就是掩饰,不如顺水推舟,正当分手。”

好像是这样没错。

“等等。”带土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拍脑门,“我俩不是对立公司吗,当你男友?外面那些人怕不是眼睛都要掉出来?”

这话不虚,千手与宇智波两家大企业已经相争了五年多,每次盈利都不相上下,双方都是把对方当做眼中钉的。要是哪家报社传出两家联姻,外面的人准得把它当个笑话。

“那也没事啊,正好初代目打算合作来着。这次要你来的目的就是为了合作。”

“哦——什么,你说你们要和我们合作?!”带土吓得差点咬住了舌头。

“嗯,对。”卡卡西有点受不了地堵住耳朵,“你不也知道斑和初代是死党吗。初代目说他只是几年前因为饮料吸管和宇智波斑闹矛盾。今年打算去和好了。”

这触及到了某人的知识盲区了。

“就根吸管闹这么大阵仗?”“人家有的是本事闹这么大。算了先不谈这个了,准男友,搭车去千手公司聊聊联姻的事情。”

“什..我还没答应呢!”带土豁地站了起来,“这么罪恶的勾当我才不会去做!”

“那好吧。”卡卡西耸了耸肩。

咦,卡卡西变得这么好说话了?带土差点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

“你脱光衣服,给我骑一天。”

“...我去,我去还不行吗。”

所以说,卡卡西是个奸诈的资本主义。

带土坐在车上,盯着后视镜里的卡卡西咬牙切齿。

卡卡西把视线从手机上移开,抬头对上黑发宇智波的目光,不禁叹气道:“喂喂,带土。开车专心点,别老是盯着我看,就算我长得好看你也不能因为这个而肆意挥霍生命啊。”

“没事,你长得太稀奇了,多看几下满足好奇心。”

“哪里稀奇了。”卡卡西饶有兴味地问道。

“你看你这么白,头发也是银白色的。”

带土补充道:“长得挺像白血病病人。”

“......”

这下子带土总算出了一口恶气,他心情愉悦地把车开上了道,无视后面那位黑着脸的旗木先生。

今天天气真是格外好啊。带土看着白云缓缓飘过,感到无比舒适。

———————————————————————————————

应要求写了连载了【手动告辞】

评论(3)
热度(28)

© 一世长安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