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长安劫

月弧选手,电脑打字,手机没戏,擅长甜饼,ooc正常

© 一世长安劫
Powered by LOFTER

【修因】梦里花开

真的哦,文笔好差哦,都差到复制粘贴了哦?
全文就那么三四行没粘贴了哦?
你是在帮白雪换标题吗?
还是说你要认白雪为老师?

梧桐之殇——已经坏掉了

呵呵,这脸皮厚度,我已经没话说了┐(´-`)┌

给白起男神十万大军都不一定能破的了厚度,生在现代还真是浪费人才了▼_▼

少年,真诚的建议你,参军吧,国家需要你这种人才눈_눈

哦我忘了,像你这种人估计国家是不会要你的,要不起,太丢国家的脸了´_>`

打算爬墙的白雪:

呵呵


陌上花开待君归:



文笔特别差,请大佬绕道


【1】


天边的晚霞已经照进了庭院之中,眼见着这仅剩的光明也要被黑暗覆盖。
夜晚,就要来了



阿修罗已经记不清上一次见到哥哥是在什么时候了,或许是在修炼结束的时候?又或许是在撞见他和柑奈牵手的时候?




总之,因陀罗已经很久没有回来了。




在忍宗后山的一个山洞中,从洞中透出的微弱烛光依稀可以认出洞中坐的那个人正是因陀罗。



那双血红色的写轮眼,是不会认错的。



因陀罗好像正在包扎伤口,虽然按理说这世上再无什么能伤到他的。可是胸口源源不断冒出的血迹却让人不得不相信。




阿修罗再一次见到因陀罗是在六道仙人终于决定公布继承人是谁的时候。



因陀罗就跪在堂下,那双美丽的眼睛里甚至没有流露出一丝情绪,他就那样淡然的跪着,仿佛这次的结果与他毫无关系,他就只是来走个过场的一般。



当然事实也是如此



当六道说出他的继承人是阿修罗时,因陀罗甚至没有感到一丝惊讶。



倒是在一边的阿修罗惊的差点跳了起来,他大声的向六道仙人质问,甚至已经顾不了这是在一个怎样的场合。




六道像是早就知道会发生这种事一般,慢悠悠地向大家解释完了原因。然后便离开了大厅




因陀罗在六道仙人离开之后,也站起身朝门外走去。



并没有人注意到他,毕竟,他现在连继承人的资格都已经没有了啊,人心总是这样,不是吗?




因陀罗再也没有回来过,谁也不知道他去了哪。




但是几乎忍宗的所有人都一致的认为,因陀罗是因为失去了继承人的资格而恼羞成怒逃跑了。




阿修罗也曾经试图解释,可是并没有任何人听。









在这世上毁掉一个人的最好方法,就是将他,害得身败名裂
                                                                         ——后记


【2】


黑夜给了我一双红色的眼睛,我想用它寻找光明,可当我找到光明的时候,却发现那光明属于所有人,偏偏不属于我……














因陀罗就那么悄无声息的离开了,就像是从来没有存在过他这个人一样。



没有人再记得他,也没有人再提起他。



也是啊,一个失去了继承人资格并且离开了的人又有什么资格让人惦记?




阿修罗也开始承担起了忍宗的大小事务,成为了第二代忍宗之主。




并且因为众人的施压,终于决定迎娶柑奈。




在阿修罗和柑奈的婚礼上,所有人都欢声笑语,一片喜庆。




所以并没有人注意到一个人坐在围墙上孤孤单单的因陀罗。




直到因陀罗走了下来,径直走到了阿修罗的前面。



所有人都开始紧张,可是,所有人都发现自己动不了了,他们只能看着,看着因陀罗缓步走到阿修罗的面前。




因陀罗伸出手,可是,在即将触摸到阿修罗的脸时,却无力地落了下来。



他眼中那双美丽的写轮眼开始转动,紧紧的盯着阿修罗的眼晴,终于开口,“告诉我,告诉我阿修罗,这场婚礼,是你自愿的吗?”



阿修罗愣了愣,还是坚定地开了口,“是的,的确是我自愿,哥哥您对于这件事情并没有任何发言权。”



因陀罗像是被刺中了什么一样,缓缓低下头,正要转身往外走的时候,却像发现了什么一样。猛然转身,朝站在阿修罗旁边的一个人冲去。



那件事情发生的很快,快到几乎没有人能看清因陀罗是如何在短短的几秒钟内直接扼住了那人的脖子。



那人开始惨叫,阿修罗回过神来,也开始动作。




因陀罗将那人抵在墙上,转头露出一个美丽而危险的微笑,他说,“阿修罗,在自己的身边,不要留这种不忠心的人。我要走了,走之前,就帮你清理一下门户吧。”




嘴上正说着,可手上的动作却并没有停歇。稍一用力,那人的脖子便以一种奇怪的角度搁在了他的肩膀上。





阿修罗看见鲜血喷涌出的时候,着实愣了神,倒不是因为尸体,而是因为,站在尸体旁边,被鲜血染红的因陀罗。





有一瞬,阿修罗甚至觉得因陀罗就是地狱里派来的死神,浑身上下,都有死亡的痕迹。






因陀罗放下了手中的尸体,转身朝外走去。



而忍宗的众人也终于开始回过神,开始叫嚣着要杀了因陀罗为那人偿命。



他们尖叫着,他们推攘着,想找一个人上去和这位死神对立。



于是他们推出了阿修罗。






那一战,以因陀罗失败告终。



因陀罗低头看了看插在胸口上的那柄剑,突然笑了。



他踉踉跄跄地站起来,抬手将剑拔出,也不管从伤口里流出的血液有多少,就那样朝远方走去。





他独自一人的背影在月光下,显得十分凄凉。


【3】


风不懂云的漂泊,天不懂雨的落魄,眼不懂泪的懦弱,所以你不懂我的选择,也可以不懂我的难过。但不是每个人都一定快乐,也不是每种痛都要叙说。






阿修罗自从结婚后就再也没有得到过因陀罗的消息,因陀罗就像从这个世界上突然消失了一样,就像他从未存在过一样,悄无声息的离开了所有监视他的人的视线。






阿修罗曾经听闻因陀罗出现在某个地方的吉原,但当他匆匆赶去的时候,那里所有的人却都告诉他同样的话,“那位大人早已离开了。”






说来也是很奇怪,阿修罗在因陀罗曾经陪着他的时候,却总是跑出去找他的伙伴玩。现在,因陀罗终于离开了,他却开始寻找。真是奇怪的人心呢







阿修罗再一次见到他哥哥,是在战场上,两人对立地站着。





阿修罗背后有所有支持他的人,因陀罗背后什么都没有。





阿修罗操纵着木人向因陀罗攻击的时候,大吼着问道,“哥哥你为什么要选择这一条道路,为什么要选择和我对峙”






而对面的因陀罗轻轻地叹了口气,像是回答阿修罗的问题也像是在自言自语地说道,“你从来都不懂,也不会懂。既然你选择了光明,那么我,就要背负黑暗。”最后一句话声音很轻很轻,几乎没有人听到。






这场战斗的结果非常明显,看看那一站一卧的人就能知晓,因陀罗起身离去,阿修罗却躺在地上迟迟没有回过神来,他知道因陀罗在那一瞬间,完全可以对他下死手。但是因陀罗却没有这么做,而是转身离开。





他不懂这是为什么,但是还是在因陀罗离开之后坐了起来,茫然地望着因陀罗离去的方向,却没有追过去。




不久之后,阿修罗得到了因陀罗死去的消息。


他匆匆赶了过去,却连因陀罗的尸体都没有见到,得到的只是那名负责丧事女子轻飘飘的一句话。


“大人的尸身已经被火化,至于骨灰…也早已撒在海中,所以,请回吧。“




说来可笑,因陀罗其实很想回家,回那个承载了他所有开心回忆的家,可是在他死去的时候,却选择了将他的一切抛入海中,抛入那个离”家“最远的地方。




后记:


你回首之时,我早已离开




评论
热度 ( 74 )
TOP